文化

獨闢蹊徑

Jun 12, 2017 · Melissa Holmes

「我知道我想要甚麼,可是我畫不出來……我又不會講中文,根本不可能把自己想要的跟店裡的師傅說清楚。妳能幫我嗎?」

一切就是這樣開始的。

我住在台灣已經差不多四年了,住在這兒的外國人多多少少都聽說了我在藝術方面的天分。我幫朋友設計刺青圖案的消息一傳開來,一些因為語言隔閡而無法與刺青藝術師溝通的外國人,便紛紛來找我尋求協助了。這事雖然吃力但卻也讓人獲得滿滿的成就感,儘管有時候我得畫好幾次才能找到對的感覺,但是每次交出令人滿意的設計圖,都讓人忍不住情緒激動。

愈來愈多人開口要求,原本只是幫朋友一個小忙,不多久就慢慢發展成小生意了。不過說到要人們欣賞畫在一張白紙上的藝術作品、看出它真正的價值,好像人們就會產生一些心理障礙。(我懂,不過就是在白紙上畫畫,小孩也做得到。)所以我常碰到這樣的情形:我有時候花費十五、甚至二十個小時精心設計了一個圖案,但是當我開口要價……比如說我開價3000台幣吧,我會馬上看到對方臉上毫不掩飾的震驚神情。但是如果是在刺青店裡,這些人卻總是毫不遲疑的掏出同樣的錢付給花費同樣時間設計的刺青藝術師。

我自忖:「我能畫、也能彩繪,雕塑……這些都難不倒我。這不過就是多學一種工具吧?」因此我決定不要再居中協助了。下一步,學會如何使用刺青的器具應該很合理吧。假以時日我就能夠把自己的設計圖刺在人們的皮膚上了。

翌日,我走進台中知名的刺青店:夜行刺青。認識了一位技藝精湛的刺青藝術師:莊秉賢(Ping)也跟他聊了一下。不用說,Ping的英文能力比我的中文好太多了。我開門見山的問他要怎麼樣才能成為刺青藝術師。「第一步要怎麼開始?」他也很直接地讓我明白,他們店裡沒打算收外國人當學徒,不過他還是非常熱心的幫我上了二十分鐘的新手速成班;賣了一套初學者紋身機套裝給我,教我如何組裝針、怎麼接電線……然後要我回家自行練習。

不過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他的幫忙。我聽說新手都是拿豬皮練習,因為豬皮與人皮的感覺近似。(那時的我吃素。不用說,這一點也不讓人期待……)Ping聽到我這樣問,看著我的模樣好像我瘋了。「我們都是用紋身練習皮。」他直截了當的回答我。我可是大大鬆了一口氣,帶著剛買的初學者紋身機套裝和紋身練習皮回家了。我布置整理出一個小小的工作區,深深吸了一口氣,就踏上我從來不曾夢想的嶄新的旅程。

接下來的三年,我白天教台灣孩子英文,下班回家則是為這些台灣孩子的老師刺青。不過一個月,我已經從紋身練習皮進展到可以直接為人刺青了。Ping看了我在練習皮上的刺青作品,他說:「OK,你可以開始為為人刺青了。現在只要找到願意讓妳刺青的人就行了。」幸運的我,有好幾個大力支持我、十分信任我的朋友,二話不說就讓我在他們身上試試我的新技能。(這是勇敢!還是好心?或者根本瘋了……?)告訴你,第一次為人刺青……我緊張死了!不過一旦完成了第一個(那是個青蛙圖案刺青,不是我最好的作品,不過卻是我的第一個刺青作品),接下來就很順理成章了,而且我也沒花多少時間就領悟:刺青對我來說不只是一時的消遣活動。

住在台灣的第七年,我決定該是昂首向前、探索另一個未知、尋求嶄新經驗的時候了。我不太確定接下來會怎麼樣,但我知道我還不想要回加拿大。我想過跟當時的男朋友回土耳其,不過後來我們分手了,所以土耳其這個選項也就被排除了。剩下兩個選擇:回家,或是做一件比搬到土耳其更酷的事。最後的決定再容易不過了:我要單騎遊歐一整年!

等等!刺青。我熱愛為人刺青,一整年不能幫人刺青,光是想就讓人受不了……不過這念頭才一閃過,我腦中馬上跳出另一個想法:我只要帶著我的紋身機套裝,問題不就解決了嗎?之前回加拿大訪友探親時我就是帶著這套工具一起,幫我的親朋好友刺青。這很可行,那何不就來個單車環遊之旅?

那只是開始而已。一個想法總是引來另一個想法,很快地就如骨牌效應般以排山倒海之勢而來。想想在旅程中我可以在各地為各種不同的人刺青,真是太酷了!沿路紀錄下我是如何邂逅可能的客戶、各個不同國家的人喜歡的又是甚麼樣的刺青,以及他們選擇這些圖案背後的故事……這會是多麼有趣的事啊!我決定旅途中盡量借住當地人家裡或是露營,不去住旅館或是青年旅社。還有甚麼比這樣做更能親近、了解一個國家與當地人呢?我的旅行計畫愈來愈清楚,我也愈來愈興奮。任務已確定:我要化身旅行刺青藝術師,而且我要用前所未見的方式完成這個任務。

在台灣的最後幾個月,我都在為此行做萬全的準備。我找到朋友幫我組裝了這次旅行要用的單車。我也幫自己準備了超輕量露營裝備及極簡的刺青工具組。週末則開始進行單車小旅行,我用The travelling tattoo artist為名開了一個臉書專頁、一個部落格,也在沙發旅行網頁註冊,邀請同為旅人的朋友一起看看我的計畫如何成真。終於到了離開台灣那天,我搭機直飛此行的起始點──雅典。那一天,是我生命中一個年代的結束,但同時也是新的冒險旅程的起點。

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也都做了,我在一年內單騎行過十一個國家,全程大約5000公里。我完成了110個刺青──有大有小,也賺了足夠的錢可以應付全程花費。我當過數十次沙發客;有的是一家人、有的是單身女子、有的是單身男子、有的是夫妻或男女朋友、有的是同志戀人。有的年紀大的可以當我爸媽,也有的年輕的可以當我的小孩。我曾經在天橋下紮營,也曾經在酒吧後、玉米田、廢棄工廠、工地或是迷人的森林裡紮營。讓人驚訝的是我在旅程中增加了不少重量,因為沿路我都盡情享用「道地美食」。我也遭遇了不少挑戰,包括讓我困了好幾個小時的大洪水,暴風雨(所有東西都搞得濕漉漉),還有就是旅程開始不過三週,我的單車與價值不菲的刺青工具組就被偷了。(再次衷心感謝台中朋友們,你們的鼎力相助讓我可以克服那次困境!衷心感激……)不過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旅程中的每一天都如此豐富美好,也因此讓我決定:只要我還覺得這樣的生活是一種享受,我就要繼續單騎走天涯!

歐洲之行之後,我也騎著單車與我的姊妹Kristine一起行過路易斯安那州與德克薩斯州,我也使用不同的交通工具又旅行了不少地方,但每次都會隨身攜帶著我的刺青工具以備不時之需。巴爾幹半島、南非與加拿大的數個城市都有過我的足跡,現在我又回到亞洲準備待幾個月。每次返鄉時,我都會在度過童年時光的家中那個小工作室裡工作。其他時間我會四處探索,然後回到幾個特別喜愛的地點,或者拜訪故友。這樣的生活型態也許不適用於每個人,但是對現在的我來說卻十分適合。未來,就看老天怎麼安排了,不過不論怎樣,我都由衷感謝老天這段時間賜給我的一切。我熱愛旅行、我是個藝術家,還有甚麼比現在這樣更能讓我結合兩者,同時還能藉此維生的呢!

Melissa 撰寫

於關係雙語社區雜誌 2017年夏季號發表

 

 

 

traveling tattoo Taiwan tattoo artist tattoo

Melissa Holmes

旅行刺青師

行遍世界的刺青師傅,為各式各樣的人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