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與“性工作者”的晚餐

Sep 19, 2017 · Jeffrey Warner

這是一個遇到有狀況但疲倦又溫和的“性工作者”的故事。

比性交易花上更多的錢,我們經歷了一場豐富的人道和卡路里的交流,對我而言,這場交流描繪了選擇的力量,人類和生命的價值,以及人類精神的無限深度。

人類從根本上尋求理解和支持。有時候,所有的人都需要更好的生活,或者只是感覺活著 – 這是善良,同情,尊嚴和尊重的片段。

我們時常快速地評判別人。

那是2010年4月。我才從世界的一邊移居到泰國清邁。這是一個和我以前所知道的一切的世界全然不同的地方。

座落在山谷區,清邁也被稱為“北方的寶石”,被認為是泰國的第二個首都。儘管由於區域經濟發展以及2011年曼谷大規模淹水而導致人口遷移北部使清邁迅速轉變為迷你曼谷,這個城市仍然展示著她700多年歷史的迷人之處。

我仍然是以觀光客的角度在探索。在參加了一場深夜的叢林派對後,坐在一輛載滿10名醉漢的紅色箱型車,重返城鎮後帶著鬆懈釋放的心下車,踩在清邁這古老都市一條骯髒而昏暗的街道上。

我這一天真正的探險才要開始。

她身穿黑色短褲,棲居在狹窄的小巷口。像好奇和慾望的漩渦一樣,這是性工作者展示肉體的一個常見的地方。她身上黑色和白色條紋的襯衫覆蓋著她幽靈般的白色皮膚。

當我走過時,她的靈魂通過黑暗深沈的眼睛窺視著我。我經歷了一個直接的連結,不知何故好像我們彼此認識。經過那天和派對上的人有著表面的人際關係交流之後,我沖刷掉和這個女子那種充滿張力的連結,並繼續走向7-11。當我走近店面的時候,一個年輕軟趴趴的醉漢絆倒在門口,再經過我,並在走向那位街頭上的性工作者。

買完我的手機點數後,我在街上徐行回到我先前鏈在下水道格柵上的摩托車。像一隻無奈的烏龜翻倒在殼上,剛剛從店裡出來的醉小子隨意地躺在灌木叢的上面,露出白色皮膚的肚皮。

街頭上的女子半壓在她身上。初來乍到的我從來沒有看過像這樣的場景。我最初的反應是,這看起來好像一個吸血鬼正在鎖定它的獵物。

好像街頭女子認定我是一個更好的機會,她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對於她飛快趕上我的速度感到困惑,我簡單地想知道那個手無寸鐵的人發生了什麼。

有點太近了,有點諷刺的違反了我的人身舒適區,她提供的肉體服務價格標籤只要幾美元,我微笑著反覆拒絕。她的絕望感增加了。繼續用少數的英語持續詢問。我堅守立場,明確的表達我不會那樣做。

我疑問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在生活中受到一定的限制,而另一些人則是享受他人的甜美果實。這僅僅是因為偶然的一個人出生於一種狀況下(例如世界地理位置或經濟社會階層)嗎?這種全球資本主義市場體系的引擎創造了社會階層,在我看來,不斷地加劇了一種不公正的形式,並以各種方式影響到我們所有人。我們可以做什麼?或許社會團結是關鍵。

和“吉”說話,她接受了我不會接受她提供的性交易服務。她站起來,將身體轉向我。雖然肢體上很接近,卻不會有早前的不舒適感,她看起來很憔悴,。她相當的瘦,雙頰無肉,臉上帶著白色看似質感差的妝容。看透皮相,她實際上很漂亮。我可以看到她年輕時的精華,也許是她生命的另一個時代。她只是,累了,被生活侵蝕了。

我從“吉”口中得知,她無家可歸。她沒有錢,每週工作三次。她告訴我,她26歲。我不太相信她的年齡,但這不重要。我猜測她那天晚上可能不會睡覺,至少不是在任何舒適和健康的環境之中。

我們交談的這段期間,擔憂散佈在她整個臉上,”吉“再次盯著街道。她反射性地快速地以一種似乎緊張到抽搐的方式按摩她的胃。我把這看作是她對自己的激勵,真的不是找到尋歡客; 而是需要一個地方睡覺和一些零用錢。對她來說,今晚顯然是一個漫長難受的夜晚。

我意識到”吉“和我可能會在商店外得到相當多的關注。當一個外國人和被其他人認為是社會垃圾的人一起閒逛(嗯, 享受時光)時,誰知道別人會想什麼。一般來說,泰國社會對“性工作者”和“酒吧女孩”以及參與這些服務的人員都相當批判。 我的身體裡沒有一個細胞,在乎別人對於我和“吉”的互動有什麼想法。他們的意見不是我的事。

我從我的口袋裡拿了一張100泰銖,把它交給她。她接過,打開她藍色的拉鍊錢包(空的),並把錢放進袋子裡。 “吉”抬頭看著我,按了按她的肚子,這是食物的錢。我拿出三張20泰銖的鈔票,試圖給她。她拒絕了,輕輕地推開我的手。再看向我。

走在通向我空調臥室的木製樓梯上,我疲憊不堪。這是一個漫長的夜晚。

淋浴時,開始反思我的經驗。我想我就像任何在地球上的人一樣。在我的皮膚顏色(僅僅是對太陽的遺傳適應)下,我的骨骼是與其他人一樣的顏色並有基本相同的結構。我們都是這個星球上的居民。為什麼我的情況和另外一個人差別很大?為什麼我們有時候不好好對待彼此?

我們在這裡學習並相互支持。今天是今天。明天,如果有明天,那它就會變成另一個“今天”,如果我有機會(和資源,無論有的是什麼)徹底協助某人,那麼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為什麼我就這樣離開“吉”?我可以給更多的,也許我當時的狀況不太好,我真的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是,沖完澡準備睡覺的我,感到後悔  - 意識到這個房子包含兩張額外並且空無一人的床,卻沒有一位在泰國清邁帶著煩惱和疲憊但溫柔的女子。

 

發表於關係雙語社區雜誌2017年秋季號

Thailand sex worker

Jeffrey Warner

Civic Journalist and Documentarian

I am a civic journalist — writer, documentary photographer, and filmmaker. I believe that mass media is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human-made forces on Planet Earth. It should therefore be used for creating social capital — building societal bridges through humanitarian means. … This includes benefiting and empowering our global community by including in the public communication process as many society members as possible, particularly the unheard voices of societally marginalized people. I likewise prefer to contribute to society by sharing about what I learn from smelling both the skunks and the roses. … I do my best to accomplish this by focusing primarily on the societal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the capitalist global market system and economic mega-development related processes. This concentration particularly includes illustrating our intrinsic connection with Nature and addressing its effects on ‘traditional’ cultures and livelihoods. This is while reflecting upon what this may mean for Us all.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my background and Work, visit www.jeffsjournalis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