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拆穿雙重國籍的迷思

Mar 17, 2018 · Jenna Cody

拆穿雙重國籍的迷思

 

在我剛搬來台灣時,給長期居住在台灣的外國人雙重國籍根本還不是件被討論的事。而現在這已成為一件進行中的事。

 

我們不能讓那些初來乍到者取得國籍身份!


幾乎每一位雙重國籍的提倡者都同意對此必須加以限制規範。 一般的共識為居住滿五年能取得永久居留證是公平的做法。再滿五年可以取得國籍。

BackBenderBlack by Zachary Wigren     
                               BackBenderBlack by Zachary Wigren

 

如果我們發糖果一樣發公民國籍台灣就會被淹沒!

 

這不是真的。永久居留證(APRC)現在可供台灣所有專業工作人員使用,但其中很少有人申請 ,全國可能有幾千人擁有永久居留權。這是因為大多數人並不打算長期留在台灣。
其次,大多數尋求公民身份的人早已住在這裡了。我並不預期有大量的人湧入。情況大致上會保持不變,除了一群將台灣視作家園的人將擁有更多平等的權利,並且正式化與台灣的關係。就這樣。
第三,台灣是一個正邁向高齡化的國家,出生率極低無法取代老化的人口。我認為這個國家不可能變得更加密集,但就簡單地維持一個年輕和有產值的人口而言,移民是一個非常明確的答案。實際上,開放移民對台灣的益處遠遠超出人們的認知。

 

當然,也許不會有很多西方人會申請,但我們會被東南亞人淹沒!

 

所以呢?你認為這個問題只是根據他們來自哪裡——就像是說他們有問題是因為他們的原國籍如果是這樣,那就是種族歧視(真的,這就像一個經典的種族主義定義)。其次,我懷疑這會發生。大多數拘留在此的東南亞人是因為他們與台灣人結婚,因此無論如何都有簽證。今天在台灣出生的每五個孩子中就有一個有外國父母,這樣的連結是真實並且已經存在的。
第三,在台灣工作的東南亞勞動力者遇到問題時權利少,追索權少。我無法想像給他們多些的權利和更好的待遇是一個壞主意。

 

如果你想留在台灣,永久居留證就足夠了。 

,並不夠。當你年紀大時就不夠。

很多人認為我們只是想要投票權。事實上,雖然這對我來說很重要,但它卻只排在我想要雙重國籍的原因列表的後段。如果我要在這裡度過我的人生,列表前段是我需要安排的所有事情。我們無法在這裡取得抵押貸款,這並不違法,只是銀行不會借非公民錢。
在未來,我打算追求更具學術性的工作。這些工作往往伴隨著養老金,但永久居留證的持有人沒有資格獲得這些工作。最後,雖然我希望永遠不需要使用它,但如果我們之中一個失能並需要家庭健康援助,由政府提供給國民的補貼,非國民並無法申請。如果我們要在老年時期居住在這裡,所有這些事情都很重要,單憑永久居留證就不可能。沒有公民身份,根據我掌握的所需花費的這些數字,我們就無法永遠留在台灣。

 

你只是自私,想著你該有什麼權利。我只是想為這個國家作出貢獻,而不像自私的人一樣要求回報,以及你對“權利”的自私需求。


在你所說的家園要求平等的權利和建立正常的生活並不是自私的。這樣的說法一點都不合理。如果你已經在某個地方落地生根,那麼要求權利是自然而正常的,並且能夠平等地生活。

 

但台灣人很難移民到的國家你為什麼覺得你可以要求

 

我不會否認台灣人很難移民到美國並獲得公民身份,特別是在現今的政治氛圍下。但是,對於他們來說確實存在一條可行之路,但我沒有這條可行之路。不是因為我的出生國法律的阻擋,而是台灣法律的阻擋。此外,這是簡單的互惠:台灣人可以擁有雙重國籍,所以也沒有理由拒絕歸化公民。很少國家是像這樣缺乏互惠關係,主要源於20年代編寫的民族主義和種族偏見的中華民國法律。

 

如果你真的想成為台灣人,那麼放棄你原來的國籍。簡單!

 

不,這並不簡單。

讓我們將一個事實放一旁,歸化公民面臨台灣人沒有的威脅,這就是說,如果台灣在任何時候被中國吞併,我們將立即變得無國籍。
相反,讓我們看看我們很多人面臨的問題:就我而言,我有一個接近退休年齡的單親爸爸要擔心。當台灣人義正嚴辭的說,他們不會放棄台灣人的國籍,因為他們在台灣有年邁的家人,他們可能不得不回來照顧。那麼,對我來說完全一樣。

我對美國沒有真正的忠誠,但放棄我的美國公民毫不誇張地意味著拋棄我的父親。一般來說,台灣人太“孝順”而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坦白說,我也是。

 

你是外國人,為什麼你應該有投票權?我不希望一群外國人在獲得政治權力後試圖改變台灣。

 

所以那些稱台灣為家的人在如何管理這片土地方面有發言權?哦,不,快給鎮暴警察打電話,這些外國人在他們住的地方參與公民權益是如此的令人髮指和不可想像! Oooh noooo!


所以,如果我們成為公民,依法我們就不是外國人。

唯一的不同在於我們看起來不一樣。

Community Fillin by Trina Williams   
                Community Fillin by Trina Williams

 


我們希望參與這個我們共同分享價值觀和關心未來的社會,就是這樣。
你真的認為根據我們的種族不應享有台灣國籍嗎?如果有這麼多台灣孩子有外國父母,並且有那麼多的殖民者來到這片海岸,你真的認為台灣是如此的同質嗎?你真的認為種族同質性甚至是一個合理的論點嗎?

 

但中國呢?他們會派出很多人,其中許多人可能會破壞台灣的穩定。
我想將這個論點消除,但我必須同意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威脅。儘管我很不樂意說該根據民族血統來決定誰有通往雙重國籍的道路,但在中國這個部分,這種威脅是非常真實的。事實上,這對台灣的存在是一個核心威脅。因此,在目前非常真實的安全問題上,不應該把這一權利擴展到中國公民身上。

 

這就是你想要的,西方人對移民的態度。但是台灣還沒有做好準備,你不能強迫他們,你們是文化帝國主義者!

 

幾個世紀以來台灣一直有移民移入,現在依然如此。大部分台灣人的祖先都不是來自台灣。這沒什麼不同,甚至台灣人也意識到,以種族為基礎的台灣國籍的爭論並不強烈。
事實上,我遇到的主要問題是在地人沒有意識到我們面臨這個限制。我所交談的大多數人都認為,在經過若干年後我們可以成為公民,而我們不這樣做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們不想。發現情況並非如此之後他們常感到震驚。他們常問為什麼我們的國家不允許,並且再次感到震驚地發現問題是自己的政府。所有曾經和我對談過的每一個人都討論過這個話題,然後進而支持修改法律並表達歡迎'新台灣人'到他們的國家。每一個人都表示,他們認為台灣人的標準應該以生活在台灣,關心台灣和認同台灣為基礎。

這也許是因為自由主義這方面的本質並不是“西方”的。它是屬於人性的。沒有任何人來自“西方”,告訴台灣人怎樣想。他們只是這樣做,因為他們是在亞洲建立最自由社會的人類。

by Shena Randahl
                       by Shena Randahl

 

 

隨你。你想要雙重國籍,但你不會為台灣而戰!

 

你已顛倒了因果關係。現在雖然我想說,如果台灣受到威脅我會站出來,但我不得不問:為什麼我會站出來支持一個不支持我的國家?為什麼我會為一個明確希望我當局外人的政府國家冒著生命危險?

如果我覺得政府在這裡接受我為一個真正的移民,為一種新台灣人,我對台灣有什麼樣的責任這樣的想法會產生巨大的變化。這將會是一個我會為它挺身而出的國家。
在戰事發生時,有些事情是不涉及前線戰鬥的。鑑於公民身份,我會盡我所能以任何有效的方式提供幫助。我猜想這裡的許多外國居民也有同樣的感受。

Taiwan dual nationality

Jenna Cody

Writer/Teacher

Jenna是一名兼職教師、作家、編輯、台灣觀察家和研究所學生,自2006年起住在台灣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