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我不愛台灣的六件事

Sep 28, 2021 · Eric Fairchild 田大偉

本文為接續同文章的後半部分,內容回顧了我在台灣十年的生活,並展望那美好的未來。我喜歡生活在這塊土地,並對這個國家的未來充滿了興奮和希望,如果你還沒有看過本文的前半段,我非常建議你先閱讀第一部分

環境是關鍵!而我在這裡的總體環境都非常積極的,而我對台灣這個國家和讓她如此引人注目的人民也都充滿了敬佩之意。 而本著建設性的批評和嚴格愛的精神,這些年來以下這些事情讓我有點煩惱:

  • 駕駛禮儀

對於來自西方國家的人來說,在台灣開車有時候會顯得很危險並感受到不禮貌的對待。有關「路權」和讓路的文化規範與許多人所習慣的非常不同。

這裡的司機通常在右轉時連看都不看左邊一眼,大家普遍期望交通會適應他們的存在,而不是認為他們有責任不強迫其他司機轉彎或踩剎車。在十字路口左轉彎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駕駛開車直行通過十字路口時,總是擔心司機很可能在你面前突然左轉彎。

這正是我唯一一次交通事故中發生的情況,我完全沒有機會避開那輛車。幸運的是,警方合理的將所有的費用都歸責給那個錯誤的左轉彎者來承擔。

許多西方人往往過度過度詆毀台灣人的駕駛禮儀,然與許多其他明顯更擁擠的亞洲城市相比,在這裡穿梭於擁擠的交通仍然是可控的,人們路怒症(因惡劣的駕駛條件而動怒)在這裡不常見。  

 

  • 無所不在的監視器

在台灣各地的私立補習班中,安全監視器是很常見的。在「保護學生和教師」的同時,這種做法無疑是提醒學生和老師們,除了行政人員,沒有人值得信任。權力的集中意味著教育被歸結為同化和反芻,而不是朝向積極的個人探索和性格的發展。

但這絕不是一個僅僅發生在台灣的現象,這個問題在西方國家也日益普遍,特別是在英國

監視器提供保護,這在危險世界中可以理解,我並不反對它們,但我建議將監視器的使用限制在監獄、警察局、大型十字路口、軍隊設施、保護商品、國際入境口岸等地方,而不是我們的教室、辦公室、頭上或家裡。

如果任何人,無時無刻且隨時隨地都可以自由地拍攝任何人,那麽我們將走向一個只能在私人財產和浴室裡找到自由的世界,在這樣的世界中,金錢使人擁有特權及奢侈的隱私。隱私變得像擁有一艘私人遊艇。一個只有隱士、富人和使用浴室的人可以免於被記錄他們的一舉一動的世界,這不是很奇怪嗎?

你在外面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很有可能被記錄下來,從官方的監視器,商店和家庭監視器,或頭盔和行車記錄器。

 

  • 考試文化

這是一個全球化現象,世界各地的國家都在減少休息時間,例如取消國小美術、音樂和舞蹈課程的資金而減少學生們的選擇,並為了提高考試分數而填鴨式教育要求學生死記硬背。 我期待著在未來更深入地探討這個問題,並希望你也這樣做,因為教育就是是一切的根基。

中國傳統將政府中的職位獎勵給表現最好的申請人,是透過過去積極的任人唯親及裙帶關係來展現。儒家對學習的執著是人類的精髓。當廣泛、深入和富有同情心地追求時,一個強大的社會結構的基礎就可以很好的堅持下去。

但是,過分強調標準化考試的重要性卻也充滿了很多陷阱。

我的學生最大的挑戰是他們只想避免錯誤,而這種願望阻礙了快樂和藝術的努力。

雖然避免錯誤是人之常情,但多年來在教育過程中形成的死記硬背高於所有其他價值,這往往會減少創造力,扼殺我們每個人的獨特魅力,取而代之的是生銹的提醒,提醒著我們只是他人機器上的小齒輪。

其結果往往也影響了各式語言課程上的學生,例如:對於內容總是舒適地鸚鵡學舌,而不是真正將語言應用在與人互動中。畢竟如果他們的主要目標是避免錯誤,那麽一個簡單的正確的回答要比一個更複雜的且學生不確定如何說得完美的回答好上許多。 

強調「是什麽 」而不是「為什麽」,將使訊息失去了價值。

 

  • 間接、禮貌的言語

這種做法的根源是深刻而複雜的。 

有禮貌是件好事。通常情況下。它顯示出了同理心和尊重。

這也是數百萬美國人應該銘記在心的道理,因為他們只關注自己的權利,而不是責任。

在儒家文化中,陌生人和熟人往往要保持一種特別不近人情的距離。額外的禮貌往往使於緩和社交互動,使各方免於犯錯和越過不舒服界限所帶來的潛在尷尬。

我懷念與陌生人閒聊時的一些有價值對話。即使我試圖用中文與他人交流時,一個禮貌的微笑和簡單的回答也是典型的回應。

在一個很少進行深入、真實、有意義的互動的世界裡,坦率反而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特別是與陌生人對話時。 

在觀點不同並且確實可能如砸傷自己腳的情況下進行對話,讓我十分懷念,但是如果你問我媽媽,考慮到我已經「毀了」所有的感恩節晚餐,她可能會支持有禮貌的點頭和微笑,而不是更率性而誠實意見。

 

  • 中國問題

總體來說,在台灣的和平、歡樂、創業和美麗的背後,潛藏著暴力和災難的可能。

中國政府威脅表示,如果台灣追求獨立,就會動用致命的武力,並賄賂和欺凌那些支持台灣的人。

與我關係密切的台灣人都認為自己就是台灣人,並認為他們的未來只有台灣獨立這個選項。

對一個飽受專制獨裁統治戰爭威脅下的國家來進行長期投資,這樣的前景令人擔憂。

今天,台灣是一個閃閃發光的、自力更生的、生機蓬勃的例子,說明了為什麽中國政府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儒家價值觀可以與民主共存,可以促進人類尊嚴,引導社會主義的精華,並擁抱資本主義所帶來的豐收。

 

 

  •  總感覺自己像是局外人向內看

我來自多樣性就是生活一部份的美國,而在台灣總是被視為一個怪人來對待,令我十分失望。

人們看待和接觸外國人的舒適距離並不完全令人不快,但在這一距離中,我們同時也失去重要的東西,雖然我們完全可以理解豎起牆來保護自己,但它們的繼續存在阻礙了我們的成長以及機會。

從歷史的廣度和深度來看,像對待公民一樣對待外國人的包容文明的確罕見,但時至今日確實已經有不少包容的社會。而當我知道我在台灣永遠是一個局外人,無論我的性格、教育和對台灣的奉獻度有多少,這結果讓人不安。

我將繼續努力,盡我所能地生活和分享我的夢想,不完美的寶石仍然是寶石,畢竟這也描述了我們所有人,不是嗎?

____

謝謝你的閱讀至此;也謝謝你,台灣,謝謝你的一切。背負他人的真實心聲是一個沈重的負擔,我要對你承擔我的重擔表示衷心的感謝。

 

最親愛的台灣,  

你知道我愛你,你非常的優秀。但有幾件事情我不得不說出來......

帶著愛,

 

艾瑞克

by Liu Yi
by Liu Yi

 

買杯咖啡

支持關係

Taiwan foreigners Taiwan test culture Taiwan driving 台灣外國人 台灣考文化 台中關係 Taiwan China relations Taiwan China war 台中戰爭 Taiwan face 台灣省面子 Taiwan polite 台灣客氣 台灣監視 Taiwan surveillance Taiwan CCTV 台灣中央電視台
Eric Fairchild 田大偉

Eric Fairchild 田大偉

的詩人/哲學家

居住在台中的詩人、哲學家、精緻電腦遊戲愛好者、教育理論家。聯絡我:daweii@proton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