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利比亞危機的前景

Jul 22, 2020 · Farzad Ramezani Bonesh

自2011年利比亞前領導人卡扎菲(Muammar Gaddafi)被推翻以來,利比亞一直受到敵對勢力之間的暴力困擾。 聯合國促進和平的努力失敗了,許多外國演員進入現場並支持各派。

在這種情況下,過去幾個月來利比亞的權力鬥爭進入了一個新階段,該國的北部和西部一直是衝突廣泛的現場。

一方面是民族團結政府(設在首都的政府)的力量,另一方面是哈利法·哈夫塔爾將軍(設在利比亞東部)的力量。

的黎波里陣線:

在利比亞政府要求提供軍事援助之後,土耳其於2019年發布了將土耳其軍隊派往利比亞的許可證。土耳其在利比亞的政治行為源於多種因素和變數。 利比亞的土耳其尋求與利比亞對地中海的其他行為者建立地緣政治同盟,對抗地中海的反土耳其聯盟,支持穆斯林兄弟會,擴大經濟聯繫,與利比亞在地中海的能源資源上合作,並提升其在地中海與非洲的軍事地位。

除了派遣軍事顧問和派遣重型軍事裝備外,安卡拉還動用了一部分空軍來幫助的黎波里並將數千名准軍事人員轉移到利比亞領土。

實際上,在第一步中,利比亞的這種軍事方法將場方程改變了180度,以的黎波里政府有利。 在這種情況下,的黎波里及其盟友幾乎準備接管該國東部沿海城市的常設軍事基地和海軍基地。 除此之外,法伊茲·西拉傑(Faiz Al Siraj)的“民族團結政府”在依靠聯合國支持的同時,仍得到卡塔爾等國家的支持。

哈夫塔爾戰線:

哈夫塔爾的地區盟友似乎正在增加。 實際上,除了埃及,阿聯酋,沙特阿拉伯,敘利亞等阿拉伯國家的支持外,俄羅斯對哈夫塔爾也持贊成態度。 同時,在Al-Watiyah基地發動空襲之後,哈夫塔爾的支持者可以再次向的黎波里及其支持者展示沿海城市(利比亞最大和最重要的石油碼頭)的力量。

願景:

通過在利比亞的存在,土耳其改變了利比亞內戰的戰鬥結果和力量平衡。 但是,由於在非常重要和具有戰略意義的“薩爾特”省停止了敵對行動,外交官們沒有做任何談判的事情。 同時,埃及議會為開羅在利比亞內戰中的軍事存在開綠燈,使在利比亞的混亂更加困難。

此外,埃及和哈夫塔爾將軍的外國支持者正試圖在第一步中防止的黎波里部隊滲透,並使局勢朝著達成停火協議和停止敵對行動邁進。 同樣,在有影響力的阿拉伯國家對哈里發哈夫塔爾的支持下,它們可以增加阿拉伯聯盟對的黎波里的壓力。

同時,哈里發·哈夫塔爾依靠法伊茲·艾·西拉傑(Faiz Al Siraj)領導的“世俗主義”與“兄弟情誼”之間的衝突,實際上控制著石油區和通往所有利比亞石油設施的通道。 並控制利比亞的東部和南部地區。 它甚至停止了利比亞的石油生產(非洲最大的石油儲量)。

相比之下,哈夫塔爾不僅不接受的黎波里政府和土耳其接受停火的先決條件(或哈夫塔爾從蘇爾特市和賈弗勒空軍基地撤軍),而且還贏得了埃及作為最重要的阿拉伯軍事強國的支持 。 當時美國正考慮從任何軍事力量撤離新月石油區,而歐盟對俄羅斯和土耳其在利比亞的外國軍事存在變得更加敏感。

顯而易見的是,儘管就緩解緊張局勢的談判不確定,開羅和安卡拉現在可以擴大代理戰爭的範圍,甚至可以擴大在利比亞的直接軍事行動,儘管土耳其兄弟會和埃及的世俗民族主義者的意識形態存在衝突。 同時,儘管哈夫塔爾似乎比Al-Siraj具有更多的區域和國際支持者,但毫無疑問,外國行為者在利比亞的存在不斷增加實際上可以使利比亞成為第二個敘利亞和新的索馬里。

Libya Libya crisis Libya civil war Gaddafi civil war Libya oil Tripoli Turkish troops Muslim Brotherhood Haftar Faiz Al Siraj General Khalifa Haftar Khalifa Haftar 利比亞 利比亞危機 利比亞內戰 利比亞石油 穆斯林兄弟會 土耳其軍隊

Farzad Ramezani Bonesh

Writer/Reasearcher/Analyst

波斯灣,中東,北非和南亞地區的作家,高級研究員和分析師。 他用波斯語和英語撰寫了數百篇研究文章和分析。